2014年5月7日 星期三

過動兒研究過動基因 - 「小時候醫師幫我治療過動症,現在我希望幫醫師了解過動症」


新北市政府推動過動症評估短短二週,就已經接到不少家長來電感謝。衛生局長林雪蓉指出,有個媽媽甚至因孩子被同學霸凌、不給吃午餐,她數天後才知道,講到不捨處,在電話中痛哭失聲。國二時被臺大高淑芬醫師診斷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ADHD) 的鄭中遠,現在已是國立陽明大學碩士班學生,正鑽研基因與過動症有否其關聯性。「小時候醫師幫我治療過動症,現在我希望幫醫師了解過動症」他認為過動兒除了需要適當療育以外,讓周遭知道,反而可以得到更多的包容。

鄭中遠表示,從小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坐不住,把身體扭來扭去讓桌椅嘎嘎發出聲響,在校常和同學吵鬧打架、莫名其妙拿同學的東西往地上摔、推同學滾下樓梯,其實當時根本就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也不是故意的,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現在每每回想起來,都會覺得對同學很抱歉。 

在家裡的鄭中遠也好不到哪裡去。為了完成學校作業,母子倆幾乎天天在家上演星際大戰的混戰場面,不是被媽媽強逼著手握鉛筆,就是盛怒的媽媽氣得將作業簿摔到地上。每天晚上 3 、 4 個小時寫寫停停,寧可浪費時間,也不想作自己不感興趣的事。把自己跟媽媽都搞得人仰馬翻、疲憊不堪。




鄭中遠說,還好國二到臺大醫院就醫,認識了高阿姨 ( 高淑芬醫師 ) 「高阿姨會與爸媽討論如何與孩子互動,也教我如何學習集中注意力。」同時透過藥物協助,鄭中遠開始能控制自己情緒,寫功課也正常了。國三的時候知道建中有航空社團,感覺很酷,更加靜下心念書,終於得願。目前以「基因與過動症的關係」作為他碩士研究的題目,希望透過研究了解基因與過動症之間的關聯,找出 ADHD 的機轉 。 

診斷 ADHD 以後,鄭中遠會主動告訴同學、師長,大家才不會用一般人的規格看待自己,當衝動時才不會被誤解,而能得到更多的包容,甚至會提醒自己吃藥時間。因為療育對自己幫助很大,所以,鄭中遠認為就像健康檢查一樣,非常支持新北市衛生局在國小二年級全面進行評估。否則,現在校園小團體多,若不和同學互動而遭誤解,反而會被邊緣化。 

衛生局長林雪蓉表示, ADHD 是 兒童時期常見的現象,俗稱過動症,國人盛行率達 8 %,小學一到三年級是黃金療期。他們不是「不聽話」、「故意唱反調」反而像是裝上永不疲憊的電池,全身充滿活力與創造力,也是喜歡被稱讚。但若未經輔導療育,可能會衍生學習挫折、人際互動與行為規範障礙。 

局長林雪蓉說, 過動症的小朋友對有興趣的事物比較敏感,甚至只要風吹草動都能激發反映。有一位媽媽在給衛生局的電話中表示,她的小孩只要一聽到剎車聲,就會衝到教室窗戶旁趴著翹望,班上同學不滿下,好幾次搶走他的便當拿去倒掉,都一個星期了,她看到孩子每天回家後狼吞虎嚥,細問才知道。在電話中媽媽激動大哭,感謝市府出面關心他們的小孩。 

林雪蓉呼籲家長不要諱疾忌醫,過動症若能及早評量加以適當療育,可 減少 其他人對孩子的誤解,讓他們得以適性發展。家長填寫評量表後依得分建議,持表到 11 家特約醫院進一步鑑定,第 1 次的掛號費及健保部分負擔 ,全部由市府買單,預估有 3 萬 6 千多名學童受惠。
所有相關訊息,可上衛生局 http://www.health.ntpc.gov.tw /ADHD 專區查詢,或 週一至週五上午九時至下午五時撥打專線 (02) 22742282 ,將有專業的醫護人員為您解答。

資料詳洽:健康管理科長 林慧芬 電話: 2257-7155 分機 1410




*  相關附件:
**  0507衛生局新聞稿ADHD.doc 


臺大醫院高淑芬醫師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Deficit /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是常見(盛行率5-8%)早發型兒童神經精神疾病,對個人(學業、工作及人際關係)、家庭和社會的衝擊極大。造成 ADHD 的原因目前沒有定論,最可能是基因和環境交互作用造成的,我們觀察到的ADHD的核心症狀可能來自於腦部額葉皮質下迴路,扣帶迴及額葉頂葉神經網絡的功能異常,造成不專心、衝動、坐不住、情緒和動作的控制失調、以及組織計畫的能力不佳等問題。目前並不認為社會或家庭心理因素會導致 ADHD,但和 ADHD 的症狀嚴重度、持續度、長期預後以及合併其他情緒行為問題有關。數百個國際知名的研究及台灣研究明顯地證明藥物治療是有效的治療方式;親職教育、行為治療及學校資源教學是不可或缺的治療策略。

截至目前,臨床診斷仍然是在國際上公認診斷ADHD之最好的方式。醫師應該進行全面性的綜合評估診斷,包括與父母和孩子的會談、觀察孩子在診間的表現、獲得幼稚園或學校的資料、老師的報告或填寫量表;必要時,進行智力、學業成就、及注意力測驗。自填量表或是會談量表以及神經心理學測驗常被用來作為診斷上輔助之用或研究用途,可協助確立複雜個案的診斷。活動量表可以做為篩選和了解治療前後症狀的改變的工具。

隨著年齡的成長,活動量可能會下降,但是注意力不足及衝動仍然存在,有可能需要更多的專注力及執行功能,以獨力完成其工作,因此更突顯其困難和障礙。約有60%在青春期及成年期仍符合注意力不足過動症診斷,他們可能會比一般人更常使用物質(菸、酒、檳榔與非法物質),或產生焦慮、憂鬱以及品性行為問題。

也有不少ADHD患者高中、大學畢不了業,工作不穩定,衝動、不經思考的做決定和投資,人際和婚姻關係不佳,若是經過治療,成人期這些問題產生的比例就會大幅的減低。ADHD患者也有其優勢,想法不同於其他人,只要有興趣和動機,會精力旺盛,不計後果成為十足的工作狂,不達目的,絕不放棄,我的長期研究發現,經過治療找到生活目標者,他們多數已經沒有ADHD的症狀,且在工作與生活上的表現更為亮麗,以下和大家分享一位成功治療的案例,是目前在國立大學的研究所攻讀碩士,未來將要以ADHD做為論文研究的主題,以下是他的自述。

「在接受治療之前,在班上一直是一個精力過剩、吵鬧打架、交不出作業的小孩,國小到國一,爸媽時常被老師通知,我又捉弄同學或破壞東西,這些都是在自己無法控制下產生的事情。在國二開始接受高醫師的治療後,透過藥物的輔助讓我開始有辦法掌握自己的行為,加上班上同學與老師在身旁的提醒,我逐漸的有辦法靜下來好好念書,不再去干擾同學。在讀高中的時候,同學還是感覺得出來我有些過動、坐不住,但是已經不會造成別人的困擾。上大學時,雖然我會在聊天的時候跟同學提起說我有過動,絕大部分的同學都會很訝異地表示感覺不出來。現在就讀於國立大學的生醫資訊所,教授和同學都覺得我表現優異,絲毫不覺得我有ADHD的症狀,學習了許多生物醫學上的知識,我希望可以運用這些知識、方法來探究這個過去讓我無法好好控制自己的疾病。」

聯絡人:陳俐儀
聯絡單位:衛生企劃科
聯絡電話:1739
電子信箱:AL5117@ms.ntpc.gov.tw


*  相關附件:
**  0507衛生局新聞稿ADHD_高醫師.doc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